保卫I-200,ACE首次拜访华州议会

侃侃而谈

华州选举结果基本尘埃落定,我们ACE立即把工作重心从助选转入政治游说,非常感谢Linda早在一个多月前就跟进Joe Fain参议员提供的联系线索,帮我们安排好了周四,11月15日的会议。因为会议的议题涉及教育,我们特别邀请了APEX成员一同赴会。一大早,来自ACE, APEX的成员以及Linda,我们一行人一起驱车一个半小时来到州首府奥林匹亚,和共和党参议院领导层很愉快地交谈了一小时, 并共进了午餐。我们就华州民权法案I-200, 教育,亚裔细分,毒品注射屋,社区安全等华人关心的具体问题交换了意见。参议院共和党领袖Mark Schoesler回忆了20年前支持I-200时的艰苦历程。会后我们又与共和党有关负责人讨论了美华历史特别是排华法案写进教科书的事项。

IMG_20181115_112106

【州政府标志建筑,参众两院所在地】

会议在Schoesler的办公室举行,会客厅布置得像一般家庭一样,我们大家围坐一圈,每人乘上一碗刚做好的浓汤,中间放着刚刚出炉的面包,大家边吃边聊,其乐融融。与会者包括党鞭Barbara Bailey,caucus副主席Judy Warnick,教育医保小组领导Ann Rivers和幕僚长James Troyer。一提到I-200,Schoesler就回忆起20年前的情景,I-200开始就是针对州议会的公民动议案,当时有个州众议员Scott Smith因为与John Carlson一起主推I-200而受到很大威胁。本来议会参众两院都已经有足够的票数可以直接通过I-200立法,大家最后还是做了一个战略性的决定,让公投来决定I-200,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I-200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有利而简明的公投标题。有意思的是当时Schoesler所代表的选区包括位于Puman的州立大学,人们一般公开场合不敢表示支持I-200,因为怕被贴上偏执的标签,但私下里却都赞成维护人人平等,结果I-200公投大比分通过。

 

我们向参议员们反应了I-200的反对者们目前正在推动的I-1000动议案请愿签名,组织者利用很多欺骗方式骗取毫无警觉的选民签名。Schoesler重申他的参议院团队将坚守人人平等这一基本原则,拒绝一切与之相违背的法案和动议。我们分享了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移民为的就是这里的个人自由和人人平等,我们不相信政府应该有权力来决定哪一群人是否应该得到区别对待,我们相信公平竞争凭借的是能力而不是肤色。听到我们是中国移民,Warnick非常情切地分享说她的孙子也是华裔,谈到十年前她去中国办理孩子的领养手续,住过一段时间,那里很多年轻人能讲英文而且对美国非常憧憬。孩子如今11岁成长为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数学棒极了。

IMG_20181115_115020

【参议院正门,左边民主党,右边共和党】

我们聊到了最近亚裔面临的在各学区所谓种族平均(Racial Equity)的困扰,说亚裔是在某些领域比如质优班被所谓过度代表了。Schoesler立刻指出过度代表就跟说数学是假的一样荒唐,数学就是有一个结果,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没有例外的,你是要面对的事实,把每个人凭自己的能力通过统一的标准测试出来的分数分布说成是过度代表太扯了。我们也谈到了正在进行的亚裔学生状告哈佛大学案,谈到了所有这些让我们这些亚裔今年开始格外愿意参与政治和选举。听到这里Rivers马上记起来了今年2月份议会收到过大量的电子邮件反对SB6406,她很高兴终于见到当初邮件发送人中的几个了。更巧的是,最早发现SB6406,并第一时间呼吁大家给议员们发邮件,打电话的华人就在我们当天去的一行人中。

 

但是,如果明年再有类似的法案出来试图推翻I-200,这种大批电子邮件和电话反对的策略很明显不会再凑效。那我们今后的策略是什么?Schoesler的回答是,任何人是很难跟你在面对面互相了解之后还能说“不”的,他本人早在1993年就曾经非常困难地要面对他家人的一位最要好的朋友说“不”。与会的参议员们都建议我们在接下来的两个月的时间里积极主动地去找本选区的议员面谈反应我们的诉求。即使我们明知有的议员会明确拒绝我们,也要让他们这个“不”说出来更困难些。面谈中要给出我们的理由,甚至可以带上自己的孩子一起去面谈,要让他们看到他们的决定会直接影响到眼前孩子的前途。

mmexport1542334368306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Mark Schoesler办公室】

除此之外我们还在毒品注射屋,社区安全等问题交换了看法,双方都发现亚裔社区可以在一系列广泛的议题上一起保持长期的合作。参议员们非常重视跟亚裔社区的联系,专门询问了我们的参与人数,网站建设,并且已经在关注我们发的推特,我们一起讨论了将来如何发动更多的亚裔入籍,参政,甚至参选。现在亚裔参政的热情让Schoesler不禁回想起他自己的家族史,他祖父母都是第一代德国移民的孩子,那时候他们有两件事是不可以容忍的,一是礼拜天不去教会,另一个就是不去投票。你要是还没有投票,马上就会有电话打过来问你投过票了没有。同样要是你哪个礼拜天没有去教会,下午就会有电话打到家里来询问,那时候投票对他们讲是跟他们的宗教自由一样的重要,是最最重要的价值观,也是他的家族之所以移民来到美国的原因。今天非常高兴地看到一代新移民跟他自己的祖先刚来到美国时那样重视投票,那样珍惜这里的自由!

 

周四的会议还有两个意外惊喜:1)亚裔细分。考虑到是个已经通过的法案,推翻会比较难。我们犹豫了一下,是否在最后只剩下5分钟的时候提出。没想到提出以后,Troyer马上就发邮件叫助手去了解这个法案。我们很不解的问推翻已有的法案不是很难吗,得到的答复是如果法案有错误就要纠正。2)美华历史进教科书。我们一提,与我们会谈的负责人马上说有先例,去了解一下,如果可能,依样操作,找人提议就行了。

 

周四除与参议员们交换看法外,我们还与具体执行的有关负责人探讨了很多华人政治游说的实际操作细节,此处不再赘述。不过我们欢迎有时间有兴趣愿意参与的朋友跟我们联系,我们仍然急需各方面人才,请电邮admin@aceus.org

mmexport1542324080460

一些花絮,有人无意中提到了Bob(Hasegawa),Schoesler开玩笑说到,与其象Bob提议的那样让州政府来开银行,还不如让华裔来开银行更让他放心的。私人都可以创业开银行,为啥要政府来干。

 

顺便提一下,会后我们也试图去拜访几个民主党参议员,都是闭门羹。一位助手完全不愿意帮我们预约。人都站在她面前还坚持要我们给她发电邮预约。另一位参议员的助手推辞说参议员这次竞选太累了需要休息不给我们预约。我们说去议员选区上门拜访也不答应。我们一再坚持下才给我们预约到一月份,而且只给15分钟的时间。

 

据了解来到奥林匹亚拜访的亚裔组织都是左派,未必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昨天提到有一个叫韩裔妇女(Women of Korean)的左派组织,组织的头居然是个白人老头子,完全就是拿福利的一个组织,所以我们ACE昨天去很重要,有另一种亚裔的声音。而且很多对亚裔不利的法案往往都是亚裔政客提出的。比如现在推行的种族平均(Racial Equity)就是一位亚裔政客推出的,37选区的Sharon Santos。

 

听说ACE是拜访奥林匹亚州政府的唯一一个代表亚裔的非左派组织,让我们志愿者们着实荣幸了一把。和我们详谈的负责人听说ACE是501C4组织,很开心,连声说好。因为ACE可以完全没有限制的进行政治游说。就连ACE的英文名字,American Coalition for Equality, 他都觉得起得很好。

公众号: ACE美国平等联盟

acewechat

Leave a Reply